退房令后剥离煤电 鲁能跻身主营房地产央企

2022年8月14日 By yabo394 0

鲁能集团的案例,也许说明即便收到了央企“退房令”,也可能实现逆转,有机会继续发展房地产业务。在2010年退房令下达时,鲁能没有被列入16家房地产主业央企范畴。不过,随后鲁能集团并没有完全退出房地产业务,反而大量抛售非房地产业务,最后“名正言顺”成为21家主营业务房地产的央企之一。

“成立于2003年……形成了以房地产、新能源为核心,以持有型物业为重要方向的产业发展格局。”这是鲁能集团现在官方网站上的介绍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发现之前百度百科的介绍,却是 “成立于2003年1月……以煤炭、电力和新能源为核心,以持有型物业为重要方向的产业发展格局。”

核心业务介绍的细微差异,巧妙地表达着房地产业务在鲁能集团重要性的不断提升。落选2010年国资委首批16家主业地产央企名单的鲁能,却在近三年中绝地反击,渐渐以房地产业为第一主业。鲁能集团官网所显示的高管名单中,有近一半的高管此前曾在鲁能房地产任职,地产业务的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
在“退房令”之前,鲁能集团的主业仍是煤电和矿业,旗下的上市公司除了主营房地产的广宇发展,还有专注火电的金马集团。

在2010年,国资委出台退房令后,鲁能开始了将其非房业务的转让之路。先是在2010年将其煤电业务转让给了金马集团。2011年,鲁能又将铝业资产协议转让给中电投。2012年,鲁能集团又与国网能源签署股权划转协议,将其持有的金马集团78.97%的股权无偿转让给同属国家电网旗下的国网能源。

在剥离了非房业务之后,房地产开始成为鲁能的核心主业。尤其是在国资委于2011年又增补鲁能为21家主营业务为房地产的企业之后,鲁能更是大力进军房地产行业。鲁能集团对外联络与客服管理部有关负责人表示,之前鲁能集团的主营业务的确是煤电,但之后确定房地产核心业务,原先由子公司管理的地产业务,现在由鲁能集团直接管理。

根据不完全统计,鲁能2012年仅仅在天津、海口、三亚的拿地总金额就达到55.7亿元,而当年度的鲁能销售金额不过86.11亿元,购地金额占到了销售额的60%以上。行业龙头企业如万科、保利等,当年购买的土地总金额也仅占销售额三成左右。媒体报道称,鲁能2013年~2015年住宅及商业地产总投资将超过730亿元。

特别是在国资委内部明确表态,要求央企“一律不当地王”的2012年底,鲁能依然于当年12月24日,经过192轮激烈争夺,力压融创以46.2亿元将天津天塔道地块收入囊中,楼面地价为15000元/平方米,溢价率24.53%。该地块也成为了当年天津新的“双料地王”。

对于为什么鲁能在退房令出台仍然坚不“退房”,并最终获批成为21家主营业务房地产企业,鲁能方面回应称,“国资委规划局局长王晓齐解释,鲁能集团在被国家电网收购之前,就在做房地产,而且规模已经很大。”

事实上,无论是在退房令出台前,还是退房令出台后,鲁能都并不是一家在房地产领域有着强大竞争优势的企业。根据克而瑞的统计,上述地产公司2012年的销售额不过86亿元,和退房令后被中远“退房”的远洋地产相比,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净资产收益率都有着明显的差距。

地产业务的重要性,不仅体现在拿地金额和旗下地产子公司的扩张上,一批地产业务板块的骨干,也因为鲁能坚持在房地产领域受益。

根据鲁能集团的最新高管名单,鲁能集团董事长、总经理、副总经理等近半高管曾涉足鲁能的地产开发业务。其中,刘宇无疑是最有代表性的。

根据《足球报》的报道,现任鲁能集团副总经理刘宇,正是凭借在鲁能重庆、海南的房地产项目的工作经历,而最终晋升为副总经理的。2005年,他便出任鲁能重庆公司总经理负责重庆市场的房地产开发,2007年又前往海南工作,最终全权负责海南房地产项目。

现任山东鲁能集团有限公司党组副书记兼总经理徐鹏,此前也曾在山东鲁能拓展置业集团有限公司(前身为山东鲁能房地产总公司)担任要职。现任鲁能集团党组书记、副总经理的赵健,此前一直主管鲁能集团地产业务,并为鲁能置业集团董事长。

据广宇发展财报显示,时任山东鲁能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王志华,曾担任天津广宇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监事长,后任董事长。此外,鲁能集团副总经理孙瑜,也曾在旗下房地产公司任职。

睿信致成管理咨询董事总经理薛迥文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类似鲁能集团这样,高管绝大多数是房地产出身,并且放弃原来主业,以地产为新的核心业务,在央企中极其少见。而这与上述高管的晋升,是否有关联?鲁能集团方面的回应是,集团目前以房地产为核心业务,熟悉地产业务的优秀管理者得以职位提升是正常工作需要。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